懒洋洋

走走停停,有意无意,怎样都行。

吐槽专用

20180920-1727国王的耳朵是驴耳朵国王的耳朵是驴耳朵国王的耳朵是驴耳朵国王的耳朵是驴耳朵国王的耳朵是驴耳朵国王的耳朵是驴耳朵

20180927-0948国王的耳朵是驴耳朵国王的耳朵是驴耳朵国王的耳朵是驴耳朵国王的耳朵是驴耳朵国王的耳朵是驴耳朵国王的耳朵是驴耳朵

2018年的困境

我本来以为今年最大的困境应该是我经营airbnb、经济捉襟见肘、工作进展三者其一,结果始料未及的困境是人际关系接二连三出现令人沮丧的事情,好在前面的都消化得差不多了。

想来,所有的困境其实都离不开与人的关系。因为都出乎了自己对人性的见识,不管年岁多么增长,我的心智似乎永远停留在少年时期,展现的都是真实又尖锐的东西,内心的柔软甚少被人体察。

以为自己已经在好好打磨了,尽量温柔体贴 ,但在他们眼里是远远不够的。

而又有许多人,追求的不过是一种轻松的愉快,对于我这种艰难的努力也是无法理解或苟同,首先我是被别人jugde,而我为了抵消被人jugde的痛苦,会以其人之道去反抗别人,当那个...

(回答豆瓣30多岁还没结婚的女性到底过得怎么样?)写完又删掉了,因为豆瓣还是有少数几个三次元的友邻,不想被追问。

40岁,独自生活将近十年,三线省会城市,全职工作,养了两只猫。

30多岁时,有房(无房贷)无车过了几年潇洒日子,也没什么储蓄。

36岁那年母亲(彼时60岁,离异N年也独自生活)得大病,一年里我工作医院及出院后病人照顾两头奔波疲惫不堪,多次想辞职但唯恐没有收入。

经由此事,更加焦虑养老问题,38岁时卖掉小户型换了套大房子,一来准备以后和母亲同住二来借房产做资产保值三来做Airbnb尝试自由职业转型。

现在,背了高房贷+数万元欠债, 工资仅够房贷,Airbnb只能补...

时间都去哪了

捋一捋最日常的作息:

下班时间17:30,但往往拖到18:00以后。

到家时间18:30,晚饭一般简单快速对付,比如煮泡面,热剩饭,面包水果等,争取在19:00前吃完。

运动前要花1到1个半小时消化时间,这段时间就清理下房间,看看手机。

快20:00就准备换运动衣,带佳明手表(看心率),腰包,耳机固定好(习惯跑步听歌),争取20:00出门。

20:00-21:00是跑步时间,包括前后热身拉伸放松时间,一般跑5公里左右。

21:00回家先出汗,做下明天中午的便当,然后洗澡洗衣,收拾完后差不多22:00。

这段时间刚开始恢复跑步,状态是非常疲,所以22:00以后只能瘫在床上刷会手机或...

回顾

今天偶尔想起去网站搜了下,发现关于我的投诉件已经不在了。能搜到的是我家顶楼的投诉件,时间线跟我的差不多,17年5月19号第一次收到责令拆除书,5月27号强制拆除书。我收到第二张强制拆除就低头了,磨合到7月底结束此事。而楼上的现在还未低头,网站显示最后一条措施是17年7月9日对他断水断电,投诉件最后更新日期是18年3月9日,表明这期间顶楼为此付出的代价就是装修停工。最后貌似又开始返工了,所以耗得起才是最大的赢家。


而我现在,后悔装新风这件事了。但是如果我没有坚持,估计现在也会后悔。

于我现在去权衡,我可能会放弃装新风,改用其它的方式来实现空气循环净化这件事,刚刚看到网站关于楼上的投诉件也...

职业选择

如果让我重新选择的话,我一定去做自由撰稿。

不管公司的设计有多少,不管当我是新手时还是主创时还是主管时,依然是一个人去救火。

即使退一万步,也无法避免深夜里在公司独自加班的命运,媲美草丛的蚊子,茶水间里来不及清理的腐臭厨余,象约会餐厅氛围的灯光,冷不丁窜出来的小强吓出一身冷汗,QQ频闪的同事~~~不如做自由撰稿在家里加班,好歹环境舒适一百倍,还可以撸猫~~~


换而言之,就不该对规律的或者有价值的工作而有所期待。


2017与2018

每年年尾都会在blogbus里写明年的心愿清单,但是今年因为网站挂了,找不到以往的记录了。

我不是个爱做备份的人,备份好象真的只是备份而已。

记不清有多少想做的事,及未完成的程度,只记得以往每年完成度大约都在20~30%。

2017年在清单上的事,百分百肯定的就是装修入住这件事吧,也耗费了我120%的精力。以至我余下的时间里全然象个溺水的使劲挣扎。

就这样,来到了2018。

可以加载起新的愿望清单了。

1. Airbnb营收能达到3500+/月。

2. 50部电影+50本书+100首新歌。

3. 重拾跑步和健身,参加一场马拉松,11月的上马or明年的厦马。

4. ...

被救济的一年

昨天算了下自己的收入及债务,悲从心来,原来一直在粉饰太平呀。

哪怕焦虑不安,也总以为在好转,实际上从未面对现实过。

拾起简历,要重新找份工作偿还债务了,然后损坏的硬盘却始终读不了盘。。。。连份简历也无法拼凑,仿佛我这些年都在那块硬盘里了。

冬天了,这里也开始冷起来了,秋衣也不能敷衍了。


可是,我应该要从容一点。

碎片式的生活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感受自己活着的方式是非要有个目标才成,而且这个目标一定要非常具像,比如预计搬家的日子,然后以此推算每天要做什么,写在记事本里,每天检查进度,有种工厂流水的秩序感,除此之外,就超级茫然。

工作上也是,如果没有交稿日,就完全摸鱼。

幸好很长很长的一段日子里,有无数的,琐碎的目标在等着我一一执行,每天清晨骑起共享单车就有种赶早间课匆匆少年的错觉。

然而,太阳总会下山的,事情总会完结的,没有密集的目标之后,我就开始坐立不安,急切想找回那种秩序感。

当被人问起,你每天回家干嘛呀,也答不出所以然,仿佛被抓到偷懒样悻悻。

这就是典型的焦虑了吧。从前的做法是看书,画水彩,做蛋糕,...

诉诸无知

如果一定要追究,应该还是我触犯了规则,为什么会没有遵守规则,是因为不懂,为什么不懂,是因为没有人在遵守。规则的制约不是普众的,而是取决于能不能承担得起破坏的成本。

在没有抵达时你永远看不到“规则”的线,直到我需要去负担昂贵的代价时,我才知道我越界了。同时也知道想要豁免远远超出我的能力。

也许有人可以侥幸,就这么懵懂而轻松跨过界线,所谓运气;也许有人可以利用自身的资源豁免破坏规则的代价,所谓能力。而我两样都不可得,所以只能也一定要付出惨痛的代价才能清楚的看到规则的那条线到底划在哪里。

象我这样的人,一定会觉得不公平,一定会消沉,一定会放弃。

即使你觉得规则不公平,你也无法反抗。

林奕含...

生活在段子里

昨晚撑伞回家,小区门口平日干涸的水景池被大雨灌满了,恍惚中望去,大雨激起的涟漪仿佛黑洞,无比吸引我想一跃而入,但实际上深度只没过小脚肚,悻然而过。尾随着一个身高在我腰下的小朋友拉着个拉杆箱款式的书包进门,对,拉杆箱般的书包,看起来很重很重,惊讶到让我都忘了帮TA开门,大大的雨伞也遮住了TA的脸和表情,疲惫大概也不会少过我呢。

所以,快乐而又轻松的人在哪里呢,每天遇到的人好象都不会比我更好过更安心。公司里,家里,大家都在努力着,奔波着,绷着。

今年好象又在进行一个超出我承受能力范围的生活方式。

卖房买房筹钱还钱搬家装修工作调动,以及屋漏偏逢连夜雨,真正字面上的意思,从去年9月底到现在,还远...

坦诚相对

六月份的时候,持续了半年多的门牙根管治疗接近尾声,借着请了一整天假的时机,又看了困扰多年的结节性痒疹,这次医生开出的治疗方法除了以往的吃药外用药之外,第一次用了梅花针的放血疗法,视情况需一周一次持续扎针,问了负责给我扎针的医师,治疗原理是什么?大意是相当于重建免疫系统,还说我的情况已经很好了,很轻微了。我心里默默的说,这可是自我抗争了二十多年的成果,现在只有三处,其中两处的疤痕在大腿内侧还是相当触目,一直想学的游泳,碍于这两个疤痕没有勇气公开穿泳装。本来去年在我的努力下已经痊愈到可以鼓起勇气穿泳装时,又事出有因耽搁了,随着一起耽搁的还有我的健身计划及其它许多事。

今年的六月依然不平静,因为母...

过往~~~

今天路过铁道医院时母亲跟我说了个父亲的段子:“那会就在这,刚过的那地儿,你爸当时买了辆老把车(三轮小货车),刚骑上,就在这爆胎了,找了个修车的,叫我赶去送钱,花了两百来块。 你爸心疼钱,修好开出来,正遇上个瘸腿的让我们送他到前面的火车站,出两块钱,你爸就想着回家也顺路还能赚钱,答应了。“

“两块钱你们也搭啊?”我插嘴,

“这不刚花了钱心疼么,也看着人家不方便,送到前面下车就被CG逮着了,车扣去PCS,被罚了一千多块,”

“CG也太过份了吧。。。。。。”

“是啊,运气背啊,早知道不收那两块钱,不过不收也不行,那个瘸腿的带了很多行李,太显眼了,不捎他心里也过意不去。”

听了沉默...

从南到北有多久

多吃几顿开始明白XX她们不适应西安饮食的原因了,口味太重了。尤其是尝过放了孜然的蛋汤,以及我爱吃的肉夹馍咬到70%的进度总会特别咸得想就一口粥。
红柳枝串的羊肉串太油,特地交待不要辣,还是会呛口,咸~~~好想亲自调味烤一串。
真的轮到喝起粥来,尝一口果冻点的臊子面,再夹一口路路那碗米皮做的凉面,却觉得好吃到想单独干掉一海碗。奈何当时急性肠胃炎发作,已经吐了两次,人生第一次出门玩碰到吃货技能点几乎全挂,看着啥好象都想吃,却都没有到让我产生大快朵颐的强烈欲望。
早年常常跟身边的人感慨有颗北方的胃,然而最近一次北方之行也是8年前北京的冬天了,那会的胃可谓生龙活虎,放开了吃,连王府井的糖葫芦驴...

有时候发现在比别人要懂得多的时候,或者如马东所说站的维度高了,自己就变得傲慢无礼。那么也不难理解在面对比自己维度高的人,又难免遭受碾压。
不管他人与世界如何,意识到自己如此,就要去改善。
最近还有一毛病,容易怀疑别人(的品性),尤其是对母亲特别不包容。
见证母亲的变老,变弱,甚至变得讨厌,这两年愈发强烈,可是,这不就是人类的真相么,也是自己在别人眼里的样子,也是自己未来的样子,包容母亲就是包容老了以后的我。
容易怀疑别人的后果就是内心特别慌,仿佛置身荒岛。

嗯,,,,不要这样子,要善待所有的。 

胜负心太强啊

BS自己,原来自己的胜负心如此之强,真是出乎意料,开局太美好,以为轻易攫取皇冠,怎奈急转直下~~~~才知南柯一梦。


所以~~~怎么样,,,,,是重新调整, 以平常心坚守,还是闭关自审是否能担当内外之患。 

慢慢会好的

按理来说,我现在可以松一口气了,母亲的治疗也全部结束了,回自家休养了。也没有理由频繁请假了。

实际上还是无法放松,反而有种要决堤的不安感。

元旦在朋友的陪伴中去跑了场全马,是前年开始跑步时许下的宏愿,跑得很艰难,在终点之后泪崩,理由是果然还是那么孤独,明明朋友就在身边不远处,这一年一路来的委屈领悟抗争欣喜等等滋味都无法传递给另一个人,明明也是很兴奋的跟朋友呱啦种种,却变成一定有落幕反差而兴奋的独角戏。

我一直都没有放下啊,也好想把所有的往下一摔,可是人生必竟不是游戏,可以暂停和重新存档。

现在连变成出去玩耍也是种任务,对美食的热情也是从前残留的延时记忆。

1月的第1个周末是元旦,跑马...

折磨

妈妈第一次去放疗时,没碰上要找的医生。第二次去的时候说要提前两周预约,只好先去做了第三次化疗。第三次去又说去得太早(化疗出院过两周),过一周再来吧,这次先让医生开了证明去办了特殊病例门诊医保(社保局说第二天就可以用了)第四次去,结果跑了一天也没法用上特殊病例门诊医保,各科室医生或相关人员都不知道怎么弄,最后还是改成住院手续,原本要做的检查也来不及了。第五次去做了模,但是CT检查没排上,第六次做完放疗前的检查等通知。第七次去,因为妈妈没有弄清楚医生交待的具体事项,把画在身上的定位线给洗掉了,又重新整了一上午,预约了明天的放疗。妈妈说放疗期间定位线要一直保留着,不能洗澡。

从第一次去预约放疗到今...

每日解语

澎湃这篇文章充满恶意,大意ins上有人发起“雷诺阿画画糟糕透了”抗议活动,最后以艺术史学家的循循善诱而收场了,恶意是文章最后抛出个问题:马云的作品刚刚拍出4220万港币,你觉得他画得怎么样。

这种文章不外乎两种分歧,一种(占绝大多数)会认为此文章是在为马云行为洗的,雷诺阿的作品价值都有异见,何况乎马云,一下子把马云的作品拨高到传世艺术品的份上。另种分歧(少数)大概是打脸,意为新贵们好好反省,别丢脸。


我的看法是,记者们也许是被逼的,如果是自愿的,那太不要脸了,这种行径相当于广告界的追热点,被甲方天天催稿,非要热脸贴冷屁把两件完全不相干的事串联在一起。

只要看标题就知道这种狼子野心“雷...

近秋

青岛之行没能成行,已经把行李给托运了,坐在登机口前两排的椅子上等候晚点了一个多小时的飞机,半小时前给妈打过电话,还有半小时就要登机的此刻又接到妈妈的电话,让我回去。

跟路路再次抱歉,迷茫的快步寻找出口,问了问询处的人,跑到值机柜台去请求工作人员拿回我的行李,帅哥起初以为我因为晚点想改签或退票,再三确认是我自己不去了,便用呼机联络地勤人员拿回我的行李,我在等候的时候忍不住痛哭起来,哭自己被生活折磨的疲惫不堪,哭美好的又是落空,哭总是无法从姐姐那里得到任何安慰。给爱莎打了电话倾诉,然后顺利的拿回行李,坐上大巴,继续说,慢慢的平静下来,到了市区,可以心平气和的去面对妈妈。

下了车打的直奔医院,拖...

这一周以来,一个人的时候忍不住崩溃,嚎哭一会儿或者默默流泪,但是时间很短,因为等着我的事情太多。

虽然觉得活着太累太累,有太多的责任要担负,被别人要求着却无法向别人索取同样的要求,因为觉得不好意思。

可是还是要努力活下去啊,还要照常、开心、好好的活下去。

从前天到昨天因为上班8小时+在医院守了20多个小时,所以疏忽了家里两只猫的照料,昨晚回来也只顾着洗澡洗衣和清理卫生间,忘了清理猫厕所,今早打扫卫生时发现沙发又被尿了两堆,为此我得清洗最上面的竹垫、靠枕、沙发罩,以及垫在下面笨重的双层竹炭垫和臃肿的沙发套。

下午还得剪发和去医院,同时早上得整理8月出游的房间资料发给他们定夺。

和小熊猫...

遇见某刻的自己

会觉得原来这么讨人嫌,看着平时善良温厚的人儿为了件小事负面情绪满满,控诉不休,完全无法体谅对方。

而我也时时这样待人,有时候说起一个人大家常众口同声称赞,但我却不以为然,那是因为你们没有戳见TA的负面。

如果能够一直温婉,也是因为平常生活顺遂。

这就是我的恶意~~~只是,还是希望自己能够一直拥有宽容,潇洒。

船过水无痕~~~好象,也越来越寡言。

五月记事


今年福州的五月硬生生由花季成了雨季,足足落了下了整月的泪~~~哦~~雨水。

1号去参加群里的半马接力,3男1女一个组,女生都是第二棒,我这棒就下起了毛毛细雨(落泪),等第三棒时是中雨了,坚持赛后以后就变大雨了。名次是倒数第3,重在参与感,跑得开心~~~

3号去参加了健身公开课,此前关注知乎上健身的问题,由此默默的关注了许多经常获得高赞的“大V”,顺藤摸瓜加群,有幸参加了群里Ruin的健身公开课,五月因为各种原因只上了两节,但是对我却获益很大,一是启蒙了我的理论认知,二是学会了正确的俯卧撑,加强了胸肌的刺激和力量提升,三是有了一良师,随时可以提问。

4号复工,回...

今年已过半~~~

认识了许多新人,结果上半年一直被问个人问题,很想绕开,但是这大概是交往的套路。所以,我是个怪人。

我没有因为什么而耽误我的姻缘,我只是顺其自然。

工作中虽然很努力,但没有拼到强人的地步。

生活中爱好也超多,但都是宅~~~

与人交往可以厚脸皮,但没有持续电力。

不过,还是要尽可能的多交朋友~~~主动点多聊天主动点多聊天主动点多聊天,重要的话说三遍。


我可以开始,但却没办法进一步。

这是我的弱点,不能更好~~~~

无疑是第一本被腰封吸引而果断下单的书。

看得也极快,原来伊坂幸太郎是这样的文风呀,也完全不是本格派,也不是东野君的社会系~~~倒是可以跟刚看完的解忧杂货店归到一类里去。

“走着是十分,飞起来也是八分”能对着这个执迷不悟的恐怕应该是个水瓶座吧~~~~至于那位余生去度假了,写着美食(甜食)博客的应该是金牛座吧,简直就是为我量身定制的。虽然有黑社会但也没有死人,虽然有意外之财但也没过得更滋润,似乎不管怎么样,人生都是那样了,多的是无奈和重复,但也可以偶尔随性,随性之后好象也不赖。

“人啊,只要给他一点看上去很像那么回事儿的信息,他说会自动展开想象,最后说服自己。”这不就是营销和广告的核心么。所...

看完《解忧杂货店》,才明白能成为豆瓣去年的热门阅读榜首不是没有道理的。东野君大概是当今推理界作品最为畅销的作者了,因为他终于“跟”上了这个世界的审美潮流。《解忧杂货店》里出现了时下最流行的时空穿越元素,又采取了穿越中典型的环形结构叙事,让一个小小的空间里容纳了许多人的人生,主角们独自徘徊却终得慰藉,不枉奇迹,好温暖~~~

其实在他以往的作品里早已出现过“时空穿越”的情节,当初看《时生》时也是相当的喜欢,因为自己尤其钟情此类故事,《时生》也是个相当温情的故事,与推理犯罪毫不相关,只是生不逢时,太过超前,被淹没在《白夜行》、《嫌疑人X的献身》等的光环里,《解忧杂货店》(日本叫《浪矢杂货店的奇迹》...

前几年和友人们跑去重庆玩时,不管是在磁器口还是解放碑,都有看到人头攒动的陈麻花,我还跑去试吃了好几回,当时吃的时候没啥感觉,估计是尝了其余太多美味,居然就只是吃完抹抹嘴拍拍屁股走人,完全没有想过买些做手礼。

今年一友人去完重庆,趁聚会时特意带了麻花给我们品尝,但当时大家也都是吃的嗨,麻花被遗忘在角落,聚会散去,我独自一人开袋品尝,却觉得越吃越好吃,重要的是,所有关于那段旅行的回忆都涌上来,好怀念又一个成为故地的那个城市,亲切而温暖。

又想起第一次去北京,晚上,第一次见到温柔的果果,果果问我想吃什么,我毫不犹豫脱口而出:炸酱面!把果果给愣住了,大概在她就一沙县小吃的存在,招待我真的好么?可是在我心里...

2014过去了,如此的不真实。

吃货以这年尝试的成功新品做结尾吧。

翻起去年写的关于2014的List,实现度只有20%。

所有没来得及实现,没有毅力践行的,只好期待今年会去完成。

但是,正如段子里说的一样,新年并不会意味着有新的开始。

好象跑步的时候反而思考的更多,跑的时候很想记录下来,但都做罢。

嗯,2014年,我确实没有做过什么新的尝试,除了跑步,甚至播放器里都没扒过几首新歌。所以,没有改变也在所难免。希望自己今年能有勇气做些真正的改变。

但也许就象Frances.Ha一样,总是不合时宜的活着,一直卢瑟。

与己为敌(三)

如同这个标题,我觉得现在真的跟自己较上劲了,真的不懂得宽容自己与他人了。愈发觉得吵架太耗精力了,从此刻开始,至少希望做到一月之内和平共处,绝不吵架,跟任何人。一有苗头就马上对自己说:你为什么又生气了?快去凉快下~~~~

每次吵架都祸及跑步计划。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负面的时候磁场总是那么的强大,产生想逃避另寻出路的时候,接到front的人资电话,以及接完电话想起前东家,第二天就接到前同事的喜贴,在我有着想重操旧业的绝望心理上又加重了砝码,但还远远不够。

清楚的知道,我是怎样一步步毁了我自己。羞愧自己的坏脾气里唯一庆幸的是,没有再摔东西了。只是还是会怒火攻心高八度恶言相向又突然沮丧服软,那也很痛苦...

123
©懒洋洋 | Powered by LOFTER